北忧_Midnight

这里是秦北忧!详细资料↓

☆一个不正经的小写手,脑洞清奇诡谲,热爱搞事√
☆圣星活跃中,高中生长期拖稿_(:з)∠)_SS十四黄金中心向,本命Camus,CP主米妙,其他杂食√
☆要甜就要甜到炸,要虐就要虐到底_(:з)∠)_
☆欢迎加入圣域神奇眉毛保护协会√
☆一起来愉快地玩耍吧w欢迎交流√

一个声明_(:з)∠)_


报了学校的一个培训……周末不休息,可能要等到快过年才会回家_(:з)∠)_

预计寒假更新新年贺文和卡妙生贺_(:з)∠)_

上海还是可以去的√ @Lacrey


因为在学校所以发得有点匆忙_(:з)∠)_

诸君等我回来ouo!


最近入了这个坑(;´д`)ゞ
因为有几个非常想要的确认款所以收完之后会正式跳入Fluffy House的盲盒大坑(;´д`)ゞ

新年入的第一个坑_(┐「ε:)_
我,木得米子_(┐「ε:)_

#短篇#First Game(元旦贺文)

☆刚码好的片段70%丢了!重码……我脾气真好✧٩(ˊωˋ*)و✧
☆标题寓意大概就是新年的第一场游戏,灵感来自元旦联欢会,想看大家聚在一起玩游戏的样子✧٩(ˊωˋ*)و✧
☆没有刀子,有的CP可能不明显但是tag还是打了,ooc可能,食用愉快✧٩(ˊωˋ*)و✧
☆新年也请多多指教!感谢你们的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٩(ˊωˋ*)و✧

     眼看着元旦快到了,史昂给众黄金放了个假,该玩的玩,该补觉的补觉,该逛街的逛街(???)……当然史昂也有个条件,12月31日下午来教皇厅集合,一直待到凌晨零点一起跨年。
     “一个人待着太无趣了,聚在一起总是好的。”教皇大人如是说。

     于是12月31日的午后……
     穆、沙加、史昂、童虎按照史昂的要求合理地布置了教皇厅,虽然沙加表示他更想回宫打(shui)坐(jiao)。
     艾俄洛斯、艾欧里亚帮修罗把晚饭用的食材处理好。
     阿鲁迪巴负责把成袋的瓜子花生开心果和几大瓶可乐雪碧美年达带到教皇厅……应某些人的强烈要求,还要捎过去几瓶酒。
     阿布罗狄等着采购零食归来的迪斯。
     卡妙费了九阿鲁迪巴二童虎(???)之力才把窝在天蝎宫床上打游戏的米罗薅起来,顺便没收了米罗准备带到教皇厅的游戏机。
     和米罗组队开黑的加隆也被自家哥哥薅起来,然后满是不情愿地跟着哥哥一起前往教皇厅。

     “新年新气象……”
     “停停停!我说史昂,我们又不是来听你讲话的!”童虎第一个表示不满。“我愿讲就讲!你个老头子给我闪一边去!”史昂一把推开童虎,“那你倒是说说,你们是来干嘛的?”
     “联欢会,跨年,最重要的是灌你酒……”
     “你最后说的什么?”
     “咳,没什么。”

     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第一个游戏玩什么,最后修罗拿出一个厨房里的小红萝卜提议可以玩贴鼻子,于是艾俄洛斯在萝卜背面蘸了点胶水,然后找出一块有点旧的便携黑板。
     作为第一宫的守卫者,穆首当其冲。“小心那些小子们给你使坏。”史昂一边唠叨着给穆蒙上眼睛,一边偷偷盘算着怎么给穆使坏。“好好好,多谢老师提醒。”穆一边敷衍着,一边打定主意待会凡是史昂说的指令一概不听。
     “穆,向左三步。”游戏开始后,米罗大致目测了一下穆与黑板之间的距离,给了一个非常准确的提示。“别听那小子胡说,明明在你右边。”加隆赶紧补上一句。“我哪有胡说!”米罗急了。“明明就有!”加隆耸了耸肩。
     “穆,听我的,向后转。”正在两人吵得不可开交之际,一直沉默不语的卡妙开口了。加隆和米罗都懵了:卡妙这是要干什么?
     穆犹豫了几秒,在比较完几个人的可信度后,他坚定不疑地向着自己的后方走去。
     米罗向卡妙投去一个困惑的眼神,卡妙指了指坐在穆后面的沙加,米罗这才发现沙加闭着眼睛打起了瞌睡……
     沙加对于大清早就被穆拉去教皇厅做苦力一直耿耿于怀,所以他趁机偷偷眯起眼睛开始补觉。
     睡觉真舒服,干嘛要大清早的过去收拾,到时候还不是一样被弄乱。沙加心想。
     ……等等,什么玩意?
     沙加感受到某人的小宇宙在慢慢逼近,他刚想睁眼看看,穆手中的红鼻子就已不偏不倚地按在了他脸上。
      众人笑作一团。
     “穆哟……”
     穆心想这黑板手感好像不太对劲,怎么还有沙加的声音……

     经典的真心话大冒险是不能没有的,大冒险的pocky game也是不能少的。
     迪斯买pocky就是为了这一刻,不过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他是第一个受罚者,更没算到阿布罗狄猜到他买了pocky并提出了pocky game的惩罚。
     “有你这么坑人的吗?!”迪斯抓狂。
     “谁叫你点背。对了,我拒绝和你一起玩这个游戏。”阿布罗狄幸灾乐祸地摆弄着他的玫瑰花。
     “谁要和你玩……米罗你小子笑得那么开心!就你了!”
     “我反对。”
     “卡妙你反对个什么劲啊!”迪斯再次抓狂。
     “我是为了你好,实践证明米罗根本不会玩pocky game。”
     “卡妙是不是吃醋了,还有,莫非他们玩过……”艾俄洛斯悄悄在撒加耳边低语了一句,后者喷饭。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饭时间。
     修罗做的菜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迪斯在测试卡妙酒量的挑战中不幸落败,换来米罗和阿布罗狄深情的嘲讽。童虎终于如愿以偿地灌醉了史昂,留下一脸无奈的穆与沙加帮他醒酒。艾欧里亚困惑地看着一边指着修罗一边笑个不停的加隆,直到他看到了桌上那份红烧狮子头。阿鲁迪巴迅速吃完饭后就开始帮艾俄洛斯和撒加收拾碗筷……

     时钟从23:59变成0:00的那一刻,山脚下的火钟在新的一年里首次亮起。互道祝福后,众人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教皇厅。
     “又是一年。”艾俄洛斯感慨地看了撒加一眼,“明年也要好好努力。”“努力干什么?努力工作?”撒加笑了笑,转身离开。在他与艾俄洛斯擦肩而过的那一刻,艾俄洛斯清楚地听见一声低语:
     “新年快乐。”

#短篇#Lemon Tree(米妙)

    昨天下午刚下过一场小雨,今天清晨的雾气正浓,米罗站在一棵树底下来回踱步,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隐藏在迷雾中的树冠。

    他在等卡妙。



    “后天在十二宫山脚的那棵树下等我,如果……”

    这是两天前卡妙跟他说的话,他记得卡妙说的是“如果你我都还活着的话”,他觉得很奇怪,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他记得今早他离开十二宫的时候被穆拦住了,穆说让他别去了,卡妙是不会来的。

    米罗根本不信穆的话。卡妙是个极其守信用的人,他是不可能不来的,除非他死了。




    米罗记得前天还被卡妙叫出去过,记得他俩聊了很久。具体内容不是很清楚,但好像说什么人马上要来到圣域,米罗记得卡妙告诉他要多加小心。

    ……对了,昨天卡妙还因为某个人而向他道谢来着,好像是感谢自己对那个人的认可。

     想到这里时,米罗无端地感到一阵悲伤。很显然他并不愿意沉沦于这无名之悲,他一遍又一遍地晃动着脑袋,结果反而是让自己越来越疲惫。

    他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觉得卡妙应该不会来了,所以他干脆靠着树干合上了眼睛。

    ——是啊,万一卡妙他真死了呢,这种事谁也说不准。



    “天气真好,米罗。”

    ——米罗醒来后发现自己在树下睡了很久。当被树叶间落下的淡金色阳光刺痛眼睛时,他想起前天卡妙还跟他说过这样一句话。

    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太累了,反正怎么叫卡妙都叫不醒了。

   米罗环顾四周,发现卡妙依旧没有来。

   “天气真好,卡妙。”米罗自言自语道。

   眼前的迷雾逐渐散开,米罗抬头望去才发现这是一株枝繁叶茂的柠檬树,金黄的柠檬挂在树梢,甚是迷人。

☆因为投票平局了所以想了想还是以自己主推的CP作为今年收尾作了,这是一个根本没有卡妙的米妙刀子_(┐「ε:)_

☆很久以前脑补的梗,灵感来自Fool's Garden的Lemon Tree,很喜欢的经典曲目_(┐「ε:)_

☆写成虐的是因为一条网易云评论“原来在英语里有句谚语:if life give you lemons, make lemonade. 这里lemon是不如意的意思。那么一树lemon该是多么的悲伤啊”。反正我感受到的就是米罗失去卡妙后那种悲伤但又无可奈何、试图走出阴影但依旧感到无助的心情【你这人】,场景切换有些神奇所以没看懂的话理解成米罗在做梦就好_(┐「ε:)_

☆因为是今年最后一作所以说得稍微多了点……当然,既然已经看到这里了,那么感谢您看完秦北忧今年的最后一作_(┐「ε:)_

☆明年的第一作绝不是刀子!!!我已经在码了不要打我!!!_(┐「ε:)_

一个在学校摸的极其沙雕的产物_(:з)∠)_
没好好写字所以字超级丑_(:з)∠)_
天舞宝轮英语怎么写_(:з)∠)_

想画全员必杀技(。)
我拿这个送人会不会被打(。)
因为沙雕到一定程度所以不打tag(。)
图里有亮点,鬼知道我画的时候脑子里都是些什么(。)

元旦之前应该是没有长假了_(:з)∠)_
欢乐咕咕咕_(:з)∠)_

一周只能碰半天手机,根本来不及_(:з)∠)_
不过可能会更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上周那个2333

#段子#Cheat(米妙)


    卡妙眉头紧皱,他知道,眼前又是一个强劲的敌人。明明已经解决了那么多,却只不过是总数的冰山一角。他根本不想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在这里,但既已至此,他也避无可避。

    周围的空气近乎凝固,宽阔的空间里竟没有丝毫回荡的声响,时间沉入寂静的深渊,看不到一点痕迹。

     卡妙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米罗,希望能从同伴那里得到一点帮助。但令他失望的是,他的伙伴正一脸苦笑地望着他。两人视线交错的那一刻,卡妙清楚地看见米罗摇了摇头。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卡妙屏住呼吸,伸手四处摸索着,希望能找到些什么。

     指尖忽而触到一个坚硬而冰冷的物体,卡妙一愣,随后紧紧抓住了它。

    他知道,这是他们两人最后一次机会了。


































    于是卡妙同学拔出唯一一根没断水的黑色水笔在草稿纸上列出了一长串式子开始了光速演算。

    卡妙:终于算完了……这题选B,信我的没错。

    米罗:get(ゝω・)~☆

☆想不到吧这俩人在抄答案(((┏(; ̄▽ ̄)┛

☆考试时因为运算量太大不想算却又不得不算的卡妙&考试不想动脑子纯靠卡妙的米罗(((┏(; ̄▽ ̄)┛

☆灵感来自每次化学考试前必须念叨一遍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的我(((┏(; ̄▽ ̄)┛

急匆匆搞了个明信片返图……!

周五收到了货www!!!真的跨越了大半个中国_(:з)∠)_
因为还没放假所以就让母上送到宿舍了_(:з)∠)_在宿舍拆开之后围观的舍友都被颜值惊呆了(┌・ω・)┌✧
赠的口红很好看!舍友表示裸粉色太粉了但是所有人都在吹爆朱砂红!虽然我从来都没用过口红2333
珠光特别美!虽然我的镜头比较残念_(:з)∠)_
会好好收藏的www

P3是吹爆米罗的妙团和吹爆卡妙的米团ε=ε=ε=ε=ε=┌(; ̄◇ ̄)┘
这是我最走心的画风!!!ε=ε=ε=ε=ε=┌(; ̄◇ ̄)┘

悄悄艾特 @sena ,为您打call!

#短篇#歌(黄金全员)


☆说好的全员刀成了全员(不带加隆x)出镜,只虐了几个人……我倒要看看能找出来多少隐藏的梗!_(:з)∠)_
☆本来想写战后梗,但良知使我住了手_(:з)∠)_
☆设定:原著背景,时间线为主线剧情13年前,童虎是261岁的样子,剧情需要所以有些部分可能与原著不符……看着玩吧,别当真_(:з)∠)_
☆幼年向所以ooc有,CP见仁见智,食用愉快……个鬼啦_(:з)∠)_

       故事发生在十三年前的某个傍晚。
       忙碌了一天的诸位黄金圣斗士——其中的大多数还只是孩子——聚集在白羊宫。

       “修罗。”“嗯?”被撒加点到名字的修罗不免有些紧张——虽然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看着修罗一脸紧张的样子,撒加笑出了声,“我今天突然想起以前听的一首西班牙歌曲,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名字应该是叫《Memoria da Noite》……”
       “《夜的回忆》?你喜欢这首?”修罗没想到撒加竟然对西班牙歌曲感兴趣。“没错,不过现在有点忘了,麻烦你帮我唱一段行吗?”见修罗知道这首歌,撒加不免有些惊喜。
       “可是我……女声我怎么唱……”“你降个调唱就是了,放松点,修罗。”阿鲁迪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修罗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开口唱道:
       “‘我将死而复生,在日光和岩石碰撞的一瞬间。因为我们已经攫取了大海的全部荣光,我将再也不会沉沦。’”

       “唱得不错,你成功勾起了我唱歌的欲望。”迪斯半开玩笑似地一把拍在修罗后背上。“再好的歌,只怕你唱出来都听不进去了。”阿布罗狄淡淡一笑。
       “谁说我五音不全了?!唱歌有什么难的!”望着阿布罗狄那张写满不信的脸,迪斯半是气恼、半是好笑地开了口:
       “‘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你一定把我来埋葬……’”

       “唱得不错,不过……”阿布罗狄顺手掏出一枝红玫瑰,“让我埋葬你,莫非你放着黄泉比良坂不用,还想来场玫瑰花的葬礼?”“你以为我想让你埋我?你那玫瑰还是给你自己留着吧。”迪斯挑挑眉毛,瞥了阿布罗狄一眼。“自己留着就自己留着,我还不稀罕用在你身上呢。”阿布罗狄毫不客气地回应道。
       见两人越吵越激烈,一旁静坐的沙加连忙转移话题:“话说回来,卡妙最近在学俄语?”“嗯?啊,是的。以后不免要去西伯利亚修行,我提前学一点。”正在走神的卡妙赶紧应声道,“不过只是自学,学得不怎么样……”“太谦虚了吧,你说得挺不错呀。”米罗趁机用手轻轻推了推卡妙,“不唱两句吗?你前一阵唱给我的那个苏联民歌叫什么?《小路》?”“那是一个女子唱给自己爱人的歌,我当时唱着玩的。”卡妙立刻表示反对。艾欧里亚见状连忙恳求:“给我们唱一句好不好,就一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里亚这么想听别人唱歌,反正这里也没外人,唱两句吧,卡妙。”艾俄洛斯也笑着劝道。卡妙无奈,只好清清嗓子,放声唱道:
       “‘纷纷雪花掩盖了他的足迹,没有脚步也听不到歌声。在那一片宽广银色的原野上,只有一条小路孤零零。’”

       唱完这一段后,卡妙难为情地扭过头去,“我不唱了……我就学会这一段,唱得也不怎么样。”
       “这不是唱得很好嘛,不用这么谦虚。”苍老的声音从众人背后传来。童虎今日因公事特地回到圣域,折返时恰好碰上了在山脚下放声歌唱的一群孩子。“听说中国戏曲特别有名,老师您给我们唱个戏如何?”五老峰的老师竟然大驾光临,众人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人老了,脑子不好使,戏也唱不好啦。不过要是念白倒没什么问题,好歹还记得两句。”童虎轻轻咳嗽了两声,朗声道:
       “‘回首西山月又斜,天涯孤客真难渡。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众人听不懂歌词,但那高亢中透着嘶哑的声调却使他们感到一阵骤然袭来的悲哀。
       “真是宝刀未老。”不知何时教皇已从教皇厅一路行至白羊宫,见众人连忙准备行礼,他摆了摆手示意免礼,“都说女怕思凡、男怕夜奔,但你却唱得如同年轻时一样好。”“吾友过誉了。”童虎手中拐杖轻轻点了点地,“你年轻时唱得也好啊,只是现在不轻易唱了。穆哟,听你老师唱上一曲如何?”
       “啊?嗯……”突然被点到名字的穆有些惊讶,但随即还是将期待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恩师。“怎么样,拒绝岂不是太令人失望了?”童虎捋着花白的胡子,等待着挚友的下一步反应。
       “是吗?那就献丑了。”令他老人家出乎意料的是,史昂竟然答应了。
       伴着夕阳的余晖,一向严肃的教皇大人静静地开了口: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国庆发刀我没有咕咕咕!!!!(╯°Д°)╯︵┻━┻
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声音逐渐消失.jpg】

嗯我是来求助的否则只虐特定的几个人虐不爽(你这人)……目前的进度是冥金六人组,撒加换童虎_(:з)∠)_【真押韵_(:з)∠)_】

求助内容:请给这个人推荐几首各国民歌_(:з)∠)_
要求:民歌语种与黄金圣斗士国籍/黄金圣斗士修行地相关(尽量选择上面没有提到的角色x),发行时间尽量在1973年之前_(:з)∠)_

一看就知道我又要埋梗玩了_(:з)∠)_
没有的话我再从别的地方埋,不怂_(:з)∠)_

救救孩子吧(つД`)
顶风作案她要自闭了(つ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