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忧_Midnight

这里是秦北忧!详细资料↓

☆一个不正经的小写手,脑洞清奇诡谲,热爱搞事√
☆圣星活跃中,高中生长期拖稿_(:з)∠)_SS十四黄金中心向,本命Camus,CP主米妙,其他杂食√
☆要甜就要甜到炸,要虐就要虐到底_(:з)∠)_
☆欢迎加入圣域神奇眉毛保护协会√
☆一起来愉快地玩耍吧w欢迎交流√

一个在学校摸的极其沙雕的产物_(:з)∠)_
没好好写字所以字超级丑_(:з)∠)_
天舞宝轮英语怎么写_(:з)∠)_

想画全员必杀技(。)
我拿这个送人会不会被打(。)
因为沙雕到一定程度所以不打tag(。)
图里有亮点,鬼知道我画的时候脑子里都是些什么(。)

元旦之前应该是没有长假了_(:з)∠)_
欢乐咕咕咕_(:з)∠)_

一周只能碰半天手机,根本来不及_(:з)∠)_
不过可能会更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上周那个2333

#段子#Cheat(米妙)


    卡妙眉头紧皱,他知道,眼前又是一个强劲的敌人。明明已经解决了那么多,却只不过是总数的冰山一角。他根本不想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在这里,但既已至此,他也避无可避。

    周围的空气近乎凝固,宽阔的空间里竟没有丝毫回荡的声响,时间沉入寂静的深渊,看不到一点痕迹。

     卡妙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米罗,希望能从同伴那里得到一点帮助。但令他失望的是,他的伙伴正一脸苦笑地望着他。两人视线交错的那一刻,卡妙清楚地看见米罗摇了摇头。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卡妙屏住呼吸,伸手四处摸索着,希望能找到些什么。

     指尖忽而触到一个坚硬而冰冷的物体,卡妙一愣,随后紧紧抓住了它。

    他知道,这是他们两人最后一次机会了。


































    于是卡妙同学拔出唯一一根没断水的黑色水笔在草稿纸上列出了一长串式子开始了光速演算。

    卡妙:终于算完了……这题选B,信我的没错。

    米罗:get(ゝω・)~☆

☆想不到吧这俩人在抄答案(((┏(; ̄▽ ̄)┛

☆考试时因为运算量太大不想算却又不得不算的卡妙&考试不想动脑子纯靠卡妙的米罗(((┏(; ̄▽ ̄)┛

☆灵感来自每次化学考试前必须念叨一遍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的我(((┏(; ̄▽ ̄)┛

急匆匆搞了个明信片返图……!

周五收到了货www!!!真的跨越了大半个中国_(:з)∠)_
因为还没放假所以就让母上送到宿舍了_(:з)∠)_在宿舍拆开之后围观的舍友都被颜值惊呆了(┌・ω・)┌✧
赠的口红很好看!舍友表示裸粉色太粉了但是所有人都在吹爆朱砂红!虽然我从来都没用过口红2333
珠光特别美!虽然我的镜头比较残念_(:з)∠)_
会好好收藏的www

P3是吹爆米罗的妙团和吹爆卡妙的米团ε=ε=ε=ε=ε=┌(; ̄◇ ̄)┘
这是我最走心的画风!!!ε=ε=ε=ε=ε=┌(; ̄◇ ̄)┘

悄悄艾特 @sena ,为您打call!

#短篇#歌(黄金全员)


☆说好的全员刀成了全员(不带加隆x)出镜,只虐了几个人……我倒要看看能找出来多少隐藏的梗!_(:з)∠)_
☆本来想写战后梗,但良知使我住了手_(:з)∠)_
☆设定:原著背景,时间线为主线剧情13年前,童虎是261岁的样子,剧情需要所以有些部分可能与原著不符……看着玩吧,别当真_(:з)∠)_
☆幼年向所以ooc有,CP见仁见智,食用愉快……个鬼啦_(:з)∠)_

       故事发生在十三年前的某个傍晚。
       忙碌了一天的诸位黄金圣斗士——其中的大多数还只是孩子——聚集在白羊宫。

       “修罗。”“嗯?”被撒加点到名字的修罗不免有些紧张——虽然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看着修罗一脸紧张的样子,撒加笑出了声,“我今天突然想起以前听的一首西班牙歌曲,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名字应该是叫《Memoria da Noite》……”
       “《夜的回忆》?你喜欢这首?”修罗没想到撒加竟然对西班牙歌曲感兴趣。“没错,不过现在有点忘了,麻烦你帮我唱一段行吗?”见修罗知道这首歌,撒加不免有些惊喜。
       “可是我……女声我怎么唱……”“你降个调唱就是了,放松点,修罗。”阿鲁迪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修罗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开口唱道:
       “‘我将死而复生,在日光和岩石碰撞的一瞬间。因为我们已经攫取了大海的全部荣光,我将再也不会沉沦。’”

       “唱得不错,你成功勾起了我唱歌的欲望。”迪斯半开玩笑似地一把拍在修罗后背上。“再好的歌,只怕你唱出来都听不进去了。”阿布罗狄淡淡一笑。
       “谁说我五音不全了?!唱歌有什么难的!”望着阿布罗狄那张写满不信的脸,迪斯半是气恼、半是好笑地开了口:
       “‘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你一定把我来埋葬……’”

       “唱得不错,不过……”阿布罗狄顺手掏出一枝红玫瑰,“让我埋葬你,莫非你放着黄泉比良坂不用,还想来场玫瑰花的葬礼?”“你以为我想让你埋我?你那玫瑰还是给你自己留着吧。”迪斯挑挑眉毛,瞥了阿布罗狄一眼。“自己留着就自己留着,我还不稀罕用在你身上呢。”阿布罗狄毫不客气地回应道。
       见两人越吵越激烈,一旁静坐的沙加连忙转移话题:“话说回来,卡妙最近在学俄语?”“嗯?啊,是的。以后不免要去西伯利亚修行,我提前学一点。”正在走神的卡妙赶紧应声道,“不过只是自学,学得不怎么样……”“太谦虚了吧,你说得挺不错呀。”米罗趁机用手轻轻推了推卡妙,“不唱两句吗?你前一阵唱给我的那个苏联民歌叫什么?《小路》?”“那是一个女子唱给自己爱人的歌,我当时唱着玩的。”卡妙立刻表示反对。艾欧里亚见状连忙恳求:“给我们唱一句好不好,就一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里亚这么想听别人唱歌,反正这里也没外人,唱两句吧,卡妙。”艾俄洛斯也笑着劝道。卡妙无奈,只好清清嗓子,放声唱道:
       “‘纷纷雪花掩盖了他的足迹,没有脚步也听不到歌声。在那一片宽广银色的原野上,只有一条小路孤零零。’”

       唱完这一段后,卡妙难为情地扭过头去,“我不唱了……我就学会这一段,唱得也不怎么样。”
       “这不是唱得很好嘛,不用这么谦虚。”苍老的声音从众人背后传来。童虎今日因公事特地回到圣域,折返时恰好碰上了在山脚下放声歌唱的一群孩子。“听说中国戏曲特别有名,老师您给我们唱个戏如何?”五老峰的老师竟然大驾光临,众人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人老了,脑子不好使,戏也唱不好啦。不过要是念白倒没什么问题,好歹还记得两句。”童虎轻轻咳嗽了两声,朗声道:
       “‘回首西山月又斜,天涯孤客真难渡。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众人听不懂歌词,但那高亢中透着嘶哑的声调却使他们感到一阵骤然袭来的悲哀。
       “真是宝刀未老。”不知何时教皇已从教皇厅一路行至白羊宫,见众人连忙准备行礼,他摆了摆手示意免礼,“都说女怕思凡、男怕夜奔,但你却唱得如同年轻时一样好。”“吾友过誉了。”童虎手中拐杖轻轻点了点地,“你年轻时唱得也好啊,只是现在不轻易唱了。穆哟,听你老师唱上一曲如何?”
       “啊?嗯……”突然被点到名字的穆有些惊讶,但随即还是将期待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恩师。“怎么样,拒绝岂不是太令人失望了?”童虎捋着花白的胡子,等待着挚友的下一步反应。
       “是吗?那就献丑了。”令他老人家出乎意料的是,史昂竟然答应了。
       伴着夕阳的余晖,一向严肃的教皇大人静静地开了口: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国庆发刀我没有咕咕咕!!!!(╯°Д°)╯︵┻━┻
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声音逐渐消失.jpg】

嗯我是来求助的否则只虐特定的几个人虐不爽(你这人)……目前的进度是冥金六人组,撒加换童虎_(:з)∠)_【真押韵_(:з)∠)_】

求助内容:请给这个人推荐几首各国民歌_(:з)∠)_
要求:民歌语种与黄金圣斗士国籍/黄金圣斗士修行地相关(尽量选择上面没有提到的角色x),发行时间尽量在1973年之前_(:з)∠)_

一看就知道我又要埋梗玩了_(:з)∠)_
没有的话我再从别的地方埋,不怂_(:з)∠)_

救救孩子吧(つД`)
顶风作案她要自闭了(つД`)

今年的中秋贺文……大概是咕咕咕了_(:з)∠)_
因为实在没灵感,不想强行写作_(:з)∠)_

没关系,国庆发刀,嗯_(:з)∠)_

寒假法扎安排上了√预计2月7号赶往魔都,卡妙生贺会在火车上码完的2333
计划去看2月8号下午的法扎,自己一个人入场,父上母上在外面等我(っ╹◡╹)ノ❀
估计2月9号回家,毕竟开学时间不可预计_(:з)∠)_

试图面基-=≡ヘ(*・ω・)ノ悄悄艾特@Lacrey

每周只放一天假还能回家过生日√请叫我欧皇(¬v¬)

发现我很久不发刀啦ヾ(´∀`。ヾ)【你这人】
已经有了个绝妙的想法【不,你不想】,打算在国庆节码出来xd

唯一的问题是,我该虐CP还是虐全员呢ε=ε=ε=ε=ε=┌(; ̄◇ ̄)┘
请让我看到你们的评论ε=ε=ε=ε=ε=┌(; ̄◇ ̄)┘【被打】

开学淡圈(っ╹◡╹)ノ❀
每个月月底可能会有更新,但今年要过会考,可能会更新更少,但会努力更新的(っ╹◡╹)ノ❀

感谢各位的支持(っ╹◡╹)ノ❀
等我回来!(っ╹◡╹)ノ❀